2017/11/21 GPS13.58164N/39.04130W 继续酷热

在海上的时间越长,人越容易满足,很少会觉得,晚上能睡个完整的觉,是件很幸福很舒服的事,但在船上,三班倒当中最期待的就是今天这样,可以从1点睡到7点,虽然比上班的时候起得早睡得少,但已经超级幸福了。

早晨的日出在层云的遮蔽下,变成数道金光,云朵的边缘也被镶上了金边。大自然真是一位绝妙的艺术家,只是我们只能看到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要想看到更多,只有去到更远。

今天到目的地直线距离还有1260多海里,距离半程还有一两天,平均有效时速6.6海里,在所有同级别船当中并列第二。今天船长开始两个小游戏,一个是每个人抽签在某个地方让某人接受一样东西,做到了对方出局;第二个是每个人写两个小问题,然后竞猜最终到达目的地的时间。

中午天实在太热了,我们都躲在球帆的阴凉下看书吹风,驾驶舱里的伙计们忍不住放起音乐跳起了舞。飞鱼也成群结队的飞出海面。

另外今天派了两位女士爬到球帆杆上去检查,全体出动嗨了一下,看得真是心惊胆颤。

晚饭是完全寡淡无味的鸡肉蔬菜配米饭,从来没觉得旅行这么需要老干妈,以前压根不会带这些东西出门,看样子自以为能接纳全世界的胃,对英国人饮食习惯,还是无力面对。

今天再次换舷,目前航向正常,看样子要一直挂着球帆到圣卢西亚了,所以换舷也就越来越频繁。这是第一次在前甲板指挥,还是犯了点小错误,还好当场纠正。这个船太复杂了,每次球帆换舷都需要一群人前后合作才能完成。

但其实,要跟陌生人合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小组就有这样一位澳洲大叔,越是烈日当头的时候,说好半小时轮换一次,快到时间就看不到人了,等太阳下去了他才出现,而到晚上需要休息准备值班的时候,他却在甲板上逗年轻姑娘。

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习惯,而且对生活的追求也各不相同,船上比公司更加需要包容与互动,工作上你看不惯可以辞职,但船行海上,谁都不可能轻易说下船。如果事事都放心上,加上换班的疲劳与艰苦的条件,要么自己难受,要么起冲突。如果不懂得自我调节,梦幻般的航海就会变成枯燥无味的自虐,因此很多长期海上生活的船员都有精神疾病。英国人在这方面还是比较体面的,都会至少表面上客气与照顾,私下里当然还是会跟其他人发牢骚,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这也算是对所有人最负责任的做法。能在船上跟不同的人相处合作,确实也是一门功课。

晚上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感觉衣服喝的水比我喝的还多,出汗导致电解质流失严重,人会更疲劳,如果单纯喝水反倒会加剧流失,所以船长几乎每天都会提醒大家多喝水同时注意补充糖和盐,多吃蔬菜水果。越是在有限的条件下,人身上越是不容有一点闪失。

2017/11/20 GPS:13.571N/36.627W 可爱的多云天

早上3点多起来感觉好多了。4点开始值班到7点。因为风不大,我们把主帆拉回到了中央,因为主帆一直呼扇呼扇,会对帆杆造成损伤,而且风可以完全吹在球帆上,在小风天更好控制。

今天要实行24小时无GPS航行,完全用六分仪定位。我才刚开始学,队友们已经拿着六分仪十分熟练的找星星了,Chris和Nicky搞怪的拍了船上最受欢迎的一张六分仪定位照片,从此Chris被称为Captain Marpass(这估计只有学过六分仪的才能懂)。

继续阅读“2017/11/20 GPS:13.571N/36.627W 可爱的多云天”

2017/11/17 GPS:16.64896N/29.50689W 酷热

今天早上4点值班到7点,夜里的风总是有点飘忽不定,开始理解为什么叫海上冲浪了,因为风力不够的时候速度提不起来,舵向风来的方向多打一点借力有速度以后,形成的体感风会帮助船提高速度,所以并不是直着超目的地航行,而是扭来扭去的,就像浪尖上冲浪的人一样,但有的时候打的太多了,也很容易跑偏。

继续阅读“2017/11/17 GPS:16.64896N/29.50689W 酷热”

2017/11/15 出发!圣维森特(晴 30℃)

今天下午1点比赛将正式开始,所有人一早就忙个不停。

早上起来最重要的是去移民局办理出境手续。开始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办,船长也不清楚,早上8点ARC办公室也没开门。我和爱尔兰人Tony都是从机场入境的,所以必须办理出境手续,只好去找其他港口的移民局办公室。打车到了一个游船码头,看见有个很角落的办公室,写着immigration office,就进去了,没想到不仅态度友好,效率也极高,收了我们两个人500埃斯库多,用了一分钟,咔咔盖了两个章,搞定!

继续阅读“2017/11/15 出发!圣维森特(晴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