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4穿越巴拿马运河

说起巴拿马,可能绝大多数人,包括之前的我自己,也就只知道个巴拿马运河了,毕竟称得上是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与美国金门大桥、帝国大厦齐名的,而且也是世界三大运河之一(另两个是京杭大运河、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联通了大西洋(加勒比海)和太平洋,比起绕道南美洲的合恩角,那可是省了好多路,所以也算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运河了。

这条运河其实早在1534年,还被西班牙人殖民统治的时候,就已经勘探过,那时候叫巴拿马地峡,1814年西班牙人本来都打算动工挖运河了,结果拉美战争开打就没下文了。哥伦比亚政府管辖巴拿马的时候,跟美国做了一系列交易,美国也在1850年先修了一条铁路贯通两大洋,直到1914年,终于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把巴拿马运河给修好了,从此美国躺着收钱。

通过不懈努力,巴拿马政府终于在1999年最后一天完全收回了运河管辖权,并且斥巨资拓宽,修建了更宽大的船闸,以便可以通过日益庞大的货轮。

巴拿马总体上是个东西走向的国家,运河基本上就是从中间贯穿南北。北边是加勒比海,有一个三层的船闸,船依次进入船闸,一层一层的上升,最终升高26米进入高通湖,通过人工挖凿的河道,开到南边的船闸,先进一道船闸下降9米,再往前开两公里,进入另外两层船闸,下降16米左右,“青铜门”(船闸)一开,就进入太平洋了。整个距离也就五六十公里,小船快的话早上从北边进船闸,中午就能出船闸到达太平洋,不过大型货轮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进出船闸都必须小心翼翼的。

过运河可不是交了钱就行,人家可牛着呢。首先要排期,我们的船已经等了三周了,才安排今天通过。费用当然也是不菲,普通帆船过一次运河得两千多美金,货轮要过运河动不动就上百万。

按照规定,小船过运河,必须有一名领航员,有四个轮胎保护,至少四个船员(我们都觉得没必要,也许就是为了促进就业吧)。而且你还得保证他们吃好喝好,据说有的船没给准备好吃的,领航员就直接打电话给岸上要求送饭上船,竟然收了船主340美金,真是欲哭无泪啊。当然如果你是找代理搞定这些事的,代理会跟你讲清楚这些的,我们大概花了30美金就伺候好了这帮老爷们。

因为每次过运河都会消耗大量的水,所以要求尽可能一次让更多船过去,我们是跟另外两条船绑在一起过的。

进入每一层船闸后,都会有人从两岸扔条绳子过来,绳头上系了一个小球,他们叫这个小球monkey fist,船上的人接住小球把绳子跟船上的缆绳系在一起,这样岸上的人就可以把缆绳拉到岸上挂住,四条缆绳挂住四个角,把船固定在船闸中间,以免水涨落时撞到岸上。经过这一次运河之旅,我已经成为合格的monkey face接球手😄

有的船闸闸门还要过车和人,所以每次船闸打开关闭的时候都很有意思。

最有意思的还是进入太平洋前最后一个船闸,左岸是个观景楼,大批游客在那里等着船过运河时拍照,还有解说员会从船闸上边走边讲,而我们,就成了被参观对象,进闸去水开闸出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游客记录在他们的相机和手机里。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视角,当闸门打开看到太平洋的一刻,我就觉得像盗墓笔记话剧里,“青铜门”打开的那一刻,激动、好奇、兴奋、期待。

出了运河,我们来到Balboa游艇会锚泊,这次比较大的问题是,过运河的时候发现变速箱漏油,必须找人来检修,看来下一程的计划要延期了。

2018-3-3 物资采购,准备过运河

按照计划,今晚10点运河工人会上船跟我们一起去运河口外面下锚,明早5点领航员上船带我们去过运河,从大西洋(加勒比海)进入太平洋,补给之后前往加拉帕戈斯(科隆群岛)。所以我们需要采购至少前往加拉帕戈斯的各种物资,俩人在车上各自列了长长的采购清单,日用品食品水果蔬菜买了一车的东西,船长很霸气的打车回码头。

休息一下,晚上十一点多三个运河工人来船上,把船开到了运河口外面,找个地方下锚。因为夜里对这边也不熟悉,加上我对这条船的挡杆轻重也没感觉,换了第三个地方才下好锚。静等第二天一早出发过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