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26 会自己开的船

早上起来给老婆打了电话,船上有iridium Go,手机连接后可以发邮件打电话,船长很大方的让我随便用,别发图片就行,哈哈。

今天重新进行了垃圾分类。按照加拉帕戈斯的规定,要用蓝色垃圾袋装可回收垃圾,瓶瓶罐罐塑料制品等,有机垃圾用 ,其他不可回收垃圾用黑色塑料袋,而且建议自己带走。

还仔细阅读了两个码头的停泊说明。船舶入境加拉帕戈斯都需要找代理机构,不仅要付岛上的各种费用,还要付代理费,而且很多事情都要看码头官员的心情。

我们现在已经在季风的推动下前进,风向稳定多了。下午练习了一下球帆杆换舷,船长还是很负责任的,要求我上前甲板之前要穿救生衣。练习很顺利,但是球帆杆头的卡扣不好用了,我们就把球帆杆整个放下了,拆开上油然后解决了打结的地方,终于好了。

傍晚做了干锅土豆片,吃完饭船长教我如何不用舵,单靠前帆和主帆控制航向,我之前在澳洲学过,但是没太多练习机会,这下好了,整个晚上值班的三小时够我玩的啦,哈哈,爽!

【航海ABSea】

由于帆船靠龙骨来抵消横向的力,但主帆靠后,前帆在首,所以风同样从一个方向吹来,在前帆和主帆上的横向的力作用点是不同的,而且是相反的,如果是左舷迎风,前帆上的力会把船推向右边,主帆上的力会把船推向左边,利用这一点,想让船向左偏就放松前帆收紧主帆,反之则收紧前帆放松主帆。

但即使调好了帆,航向还是会左右摇摆的,只不过把舵锁住在中央位置,航向只会在一定区间内摇摆,而且会慢慢回来的,很好玩。这样还一个好处,就是舵上的压力非常小,自动舵也可以不用了。局限在于只能迎风的时候用,横风就用不了了。

理论上很简单,其实跟每条船的设计很有关系,可能会差别很大,要不断的试才能摸清楚某条船的脾气。

2018-3-25 风来了,行程过半

一点值班,船长已经关了发动机,用前帆和主帆支起了goose wing,借着东风慢悠悠的向正西行驶,地速只有四节左右,但也比轰隆隆的发动机舒服多了。

有只海鸟一直围着我们的船转圈,发出咳咳咳的叫声,开始以为它要在船上休息,可它似乎只是来转圈的,一转转了半个小时。

一只小乌贼跳上了甲板,只有橡皮大小,可怜的小家伙。发现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但还是把它扔回海里进行了海葬。

夜里两点半,风向变了,东南风,风力也好了很多,我把主帆换到另一边,换了另一边的保护绳,松掉了running backstay,航向也恢复到西南235度左右,船速6节左右,舒服多了。

为什么之前的我会经常半途而废?想得到一样东西或者想做成某件事,总是很容易的,很多人都想要见到外星人,但就像我特别讨厌蟑螂,如果来一个两米高的蟑螂星人,伸出那些触角要跟你来个贴面礼,我会接受吗?梦想和实现梦想其实是两码事,梦想总是美好的,但一旦面对现实,看到现实中实现梦想所需要经历的痛苦和挫折,以及各种各样跟想象中不一样的事情,多少人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有人觉得在海上航行数天甚至数周肯定是无聊透顶的,其实我觉得靠岸就是休假,而在海上航行就是上班,而且是12小时工作制,没有周末不得请假,值班时如果你选择就坐在驾驶舱的垫子上,顶着烈日看着大海发呆,那一定是无聊透顶了,就像有些工作整日就是坐在办公桌前重复着最基本无趣的任务一样,可以偷偷上网购物聊天刷朋友圈,但时间久了一样会觉得寡然无味。一天里充满希望意义非凡的时间也许就只有一瞬,也许是任务完成时领导一句赞赏,也许是发奖金的那一刻,也许是喜欢的人深情的望了你一眼,也许是排队三小时吃到了美味的一餐,这让人兴奋的时间也许只有10分钟,但一天里剩余的1430分钟是否就是无聊呢?我不这么认为。生活不就是这样嘛,有开心有失落,有如意有失意,有平淡有惊喜,每件事都是如此交替发生着,有句话说自己寻开心,事情本身没有开不开心之分,只有你是如何看待它才有了分别,在平淡中发现更多的美好,每天多10分钟的开心,一年可就多了60多个小时的幸福呢。

人变懒了,在海上呆时间长了,人真的会变懒的。前帆用球帆杆撑着,本来是为了goose wing用的,但现在跑横风,本应把球帆杆撤了,能调个好角度,但是,水壶离我1米远,都懒得过去拿,球帆杆离着5米远,真的好远啊,哈哈。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了两个小口子,哈哈。

因为三小时值班制,每次休息其实只能睡2个半小时左右,从第一天睡不着到现在已经是倒头就睡。晚上船长做了豆子馅卷饼,每人两罐啤酒庆祝行程过半。有五六条海豚也从我们旁边游过,跟我们一起庆祝。

为了节约用水,用海水洗了个澡,开始闻起来自己像条鱼,但其实洗完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区别。

今天是火烧的3周岁生日,祝他生日快乐🎉

晚上船打扰到一只在水面上休息的水鸟,害她扑腾扑腾的闪着翅膀躲开了,我连连跟它道歉。

【航海ABSea】

夹绳器卡住了怎么办?

如果是一边受着力,另一边没受力,夹绳器就很容易卡住,这时候硬掰很容易损坏夹绳器,而是应该把不受力的一端绕在绞盘上慢慢加力,两边受力平衡后夹绳器自然就打开了。

夹绳器夹不住怎么办?

有时候夹绳器里面脏了或者不灵了就夹不住绳子,所以锁上以后,最好拉一下另一端试试夹住没有,如果不行就打开夹绳器,把小舌头拉几下,让它自己恢复原状,再锁上一般就好了。

2018-3-24无风带,起大雾

夜里经过一片浓雾,而且突然就没风了,船几乎完全停在了水面上,失去了舵效,调帆也没有作用,Chris还在睡觉我只好把他吵醒,问他是否收帆开发动机,他说好的,然后把前帆收了,开发动机继续向西南232度行驶,还好有洋流帮助,船速能保持在6-7节。

到了早上,水面平静的像镜子一样,倒映出蓝色的天空和白云,哈哈风和日丽这个词可不太适合航海,烈日当空还没风,意味着浑身上下被汗湿透,人就像个蒸笼上的包子,湿漉漉的被热气围绕着。

床单做遮阳篷。我感觉前舱房最潮湿,床单开始有点湿乎乎的,正好烈日下没了阴凉,就干脆把床单栓到遮阳篷的架子上,一边遮阳,一边还晒一晒,一举两得啊。

中午做了个炒饭,顺便跟船长学着看了油耗、里程等航海记录,学了怎么看气象软件,模拟航线之类的。

鸡腿开始有点变味了,晚上拿出来剃了骨头炖了一锅咖喱饭,船长也热的不再矜持了,要求来瓶啤酒,嗯,结果每人喝了两瓶,哈哈。

2018-3-23 又见面了,发光海

第一次见发光的大海是在加纳利群岛,就是那时候彻底爱上了航海,多苦多累都乐意。梦幻般的大海闪烁着美丽的荧光,一片片被点亮的海水,就像身处外星球一样。

晚上一直用goose wing在开,出了大船航道就没见到几艘船,开着自动舵非常省心,船速一直在5-7节,比我们原来预想的要快,4点换班的时候,船长联网下载气象预报,然后再决定我们白天该怎么走。

7点换班,我匆匆吃了个早饭,就加入了换帆的工作中,把goose wing的两根帆杆收掉,只升前帆,转向beam reach,这是正朝着加拉帕戈斯的航向,风力大概15-20节,海上明显有非常多的白浪花,在洋流帮助下,只用前帆船已经开到8节以上了,船倾斜的角度也不小,所以我们就决定暂时不升主帆了。海浪不断冲刷着甲板,还时不时的会冲到驾驶舱里,身上一会儿就湿了一半。好在美国买的速干衣给力。下午就直接把手机留在船舱里,拿了waterplay平板和Bose防水耳机,这将是后面几天的值班标配。

手掌已经开始了新一轮“换肤”。手上被磨掉了两块皮,每次都有这个过程,磨掉皮,长茧子,换上航海专用手掌皮肤。

今天很神奇,下午两点多就看到了月亮挂在天上。还看到一条鲸鱼竖直跃出海面,白色和黑色相间,有可能是虎鲸在抓鸟吃吧。

天公海王齐作美,下午依然只挂了前帆地速就跑到9节,时不时还会来个浪把人淋个半湿,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几天就到了啊,可惜看了风力预报,晚上可能就会进入无风带了。

2018-3-22 出发,目的地:加拉帕戈斯群岛

早上起来趁着还凉快就干了好多活儿,把主帆升起来,缩帆绳理了一下,把球帆杆头上的锁扣润滑一下,把绳索理了一下,上岸打了桶水。十点半维修工姗姗来到,拿了个西瓜大的玩意,从迈阿密寄来的变速箱,就这东西害我们在巴拿马多呆了俩礼拜。

七下五除二装好了,一试发现反了,挂前进档竟然后退,又重新研究改,好事真是多磨啊,终于下午两点修好了,测试也没啥问题,船长立马决定出发,今儿就走,一天也不等了。

我们拿好护照文件去岸上,交了停泊费,去海关办离境手续,结果海关说我们缺少一个文件,打电话给运河的代理,说让我们去另一个码头办,而且四点就下班,这时候已经三点半了。抓紧叫了出租车去码头,找了海关让我们去另一个办公室,到了那个办公室,又让我们先去另一个办公室复印文件,时间已近四点,终于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海关的办事员也先把我们的护照拿去盖了章,审核文件的也随便看了一下就搞定了,看了来的晚也是有好处的。办完手续就安心的回了船上,开到浮桥去加满了水和油,然后开启了正式的旅程。

晚上做了碗西红柿鸡蛋面,然后开始升帆,因为要走正顺风,所以用两个前帆做goose wing,比球帆好控制,关了发动机,自动舵一开就舒舒服服的开始值夜班了,船的地速有6-7节,相当不错了。我们三小时一轮班,今晚我值7-10,船长10-1,我再值1-4,船长4-7。我很乖的穿好救生衣,挂好安全绳,享受清凉的夜晚。

【航海ABSea】

跟汽车不一样,船的速度有两个,船速和地速,船速就是单纯船的移动速度,地速是船受到海流潮汐的影响,相对陆地的速度,因为陆地不会动,所以车的地速就等于车速,而船在海上行驶,海水是流动的,顺流航行就会加速,相反逆流就会减速。

2018-3-4穿越巴拿马运河

说起巴拿马,可能绝大多数人,包括之前的我自己,也就只知道个巴拿马运河了,毕竟称得上是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与美国金门大桥、帝国大厦齐名的,而且也是世界三大运河之一(另两个是京杭大运河、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联通了大西洋(加勒比海)和太平洋,比起绕道南美洲的合恩角,那可是省了好多路,所以也算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运河了。

这条运河其实早在1534年,还被西班牙人殖民统治的时候,就已经勘探过,那时候叫巴拿马地峡,1814年西班牙人本来都打算动工挖运河了,结果拉美战争开打就没下文了。哥伦比亚政府管辖巴拿马的时候,跟美国做了一系列交易,美国也在1850年先修了一条铁路贯通两大洋,直到1914年,终于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把巴拿马运河给修好了,从此美国躺着收钱。

通过不懈努力,巴拿马政府终于在1999年最后一天完全收回了运河管辖权,并且斥巨资拓宽,修建了更宽大的船闸,以便可以通过日益庞大的货轮。

巴拿马总体上是个东西走向的国家,运河基本上就是从中间贯穿南北。北边是加勒比海,有一个三层的船闸,船依次进入船闸,一层一层的上升,最终升高26米进入高通湖,通过人工挖凿的河道,开到南边的船闸,先进一道船闸下降9米,再往前开两公里,进入另外两层船闸,下降16米左右,“青铜门”(船闸)一开,就进入太平洋了。整个距离也就五六十公里,小船快的话早上从北边进船闸,中午就能出船闸到达太平洋,不过大型货轮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进出船闸都必须小心翼翼的。

过运河可不是交了钱就行,人家可牛着呢。首先要排期,我们的船已经等了三周了,才安排今天通过。费用当然也是不菲,普通帆船过一次运河得两千多美金,货轮要过运河动不动就上百万。

按照规定,小船过运河,必须有一名领航员,有四个轮胎保护,至少四个船员(我们都觉得没必要,也许就是为了促进就业吧)。而且你还得保证他们吃好喝好,据说有的船没给准备好吃的,领航员就直接打电话给岸上要求送饭上船,竟然收了船主340美金,真是欲哭无泪啊。当然如果你是找代理搞定这些事的,代理会跟你讲清楚这些的,我们大概花了30美金就伺候好了这帮老爷们。

因为每次过运河都会消耗大量的水,所以要求尽可能一次让更多船过去,我们是跟另外两条船绑在一起过的。

进入每一层船闸后,都会有人从两岸扔条绳子过来,绳头上系了一个小球,他们叫这个小球monkey fist,船上的人接住小球把绳子跟船上的缆绳系在一起,这样岸上的人就可以把缆绳拉到岸上挂住,四条缆绳挂住四个角,把船固定在船闸中间,以免水涨落时撞到岸上。经过这一次运河之旅,我已经成为合格的monkey face接球手😄

有的船闸闸门还要过车和人,所以每次船闸打开关闭的时候都很有意思。

最有意思的还是进入太平洋前最后一个船闸,左岸是个观景楼,大批游客在那里等着船过运河时拍照,还有解说员会从船闸上边走边讲,而我们,就成了被参观对象,进闸去水开闸出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游客记录在他们的相机和手机里。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视角,当闸门打开看到太平洋的一刻,我就觉得像盗墓笔记话剧里,“青铜门”打开的那一刻,激动、好奇、兴奋、期待。

出了运河,我们来到Balboa游艇会锚泊,这次比较大的问题是,过运河的时候发现变速箱漏油,必须找人来检修,看来下一程的计划要延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