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14从未离暴乱如此近

今天早上看到巴拿马的朋友发的朋友圈,得知科隆发生暴乱,打砸烧抢都来真的,街上枪声不断,大巴车被火焰吞没,满地的碎玻璃和燃烧瓶……

科隆虽然在运河的另一头,与巴拿马城的距离也才不到100公里,真是第一次离暴乱如此的近。

当时在那边就觉得慌兮兮的,所以我们的活动范围基本就在码头(旁边就是军事基地,进出都有士兵把守),另外就是去了两次超市。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暴乱,庆幸我们已经离开了那里。

出国一定要记住12308这个号码。第一次出海之前,我就记下了这个号码,这是外交部全球应急救援电话,任何中国人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碰到麻烦,都可以拨打+86 10 12308向祖国求救。之前看电影《红海行动》,片尾还专门播放了这个电话号码,当时就觉得特别感动,只身在外,想到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背后守护,它虽有万般不足,但有它在就觉得安全。

2018-3-12~等待

等待变速箱从美国发货过来,真是煎熬的过程,船长不断去催,甚至说我们自己飞迈阿密拿行吗,维修厂就只会说他们在尽力,一定尽快修好之类的话。而且也不知道到底哪天能送到,就一直得待在附近等消息,也确实有些无奈。

船长在线做外汇,最近的市场变化也很奇特,跟他的指标匹配不上,按照他的规矩是不能下单的,但是做交易的都懂,心里痒痒啊,哈哈。跟我们现在的状况如出一辙。有些事,就是如此,等待就是过程的一部分。

没事的时候,我就一边看日剧,一边补日记,一边学点法语,Bonsoir……

在国内的人看来,这不是浪费时间吗,干嘛不快点快点再快点,最好一周环球结束。面对这样的想法,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参与者,又像是个旁观者。我在想,怎样才算不浪费时间呢?每日无目的的忙碌,在人际关系中钻营,在勾心斗角中求生,在饭局应酬中徜徉,曾经的我自己,不也是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天天一年年也就那么过去了,那算不算是浪费时间呢?至少现在,我可以自由的决定如何浪费我的时间,而不是按照别人的要求或是按“应该如此”的方式浪费它们。

2018-3-11中国人在巴拿马

今儿去了两家小超市,都是中国人开的。

因为周日,绝大多数店家都关门了,一条街上开门的,除了路边小贩,就只有一家中餐馆。

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真的是世界上最任劳任怨的民族了。不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能看到中国人勤奋的身影。中国人涉及的产业,普通人基本上都是餐饮和小超市,政府关系或者外派的一般参与基建。但巴拿马有30多万中国人,基本上占了全国人口的1/10,已经在这里扎根几十年了,所以巴拿马的中国人涉猎范围更广,地产、广告、会展等等。

当地人对中国人的态度也分化比较大,多数人对中国人态度友好。要说治安问题,以我在这的体会,别太晚出去别去偏僻没人的地方,一般没什么大问题。

2018-3-10在巴拿马跟中国朋友们出海兜风

今儿跟朋友约好,去他船上玩,还有另外一帮中国朋友一起,真是热闹。

今儿有点阴天,而且没什么风,好处是不会太晒。船上只有我和我朋友懂船,我尽量抽空给朋友们解释为什么帆船可以逆风行驶。


【航海A B Sea】

很多人都觉得帆船是靠风在背后吹着帆前进的,有句祝福的话不是说嘛:一路顺风。

古代的帆船确实是只能顺风行驶的,也就是风从后往前吹,推着帆船前进,但后来人们利用伯努利原理,也就是跟飞机机翼一样的原理,当逆风行驶的时候,让前帆和主帆之间形成狭窄通道,使风流过时加速,帆两侧风速不同产生侧向的推力,侧向的力可以分解成横向和向前的力,而船底的龙骨靠水的阻力,抵消了横向的力,就剩下了向前的力,使船向前行驶。

但船帆高于水面,龙骨在水底下,所以这个横向的力还是会有效果的,那就是使船向一侧倾斜,所以帆船行驶时一般都是侧倾着的,为了抑制这种侧倾,船员一般会坐到向风那一侧把船压平一点。

有人说风大的话不会翻吗?我曾经历过大风天,侧倾到船舷整个没到水里,海水哗哗的冲到甲板上。但我们完全不担心会翻,因为现代大帆船的设计,一般来说船侧倾100-120度都能自动翻转回来,也就是整个横着倒进水里还能回来,而且因为惯性,就算倒栽葱了还是会从另一边翻回来的。小帆船比较困难因为船身太轻了,双体船和三体船翻了以后基本上翻不回来了,所以远洋航行用单体船更安全可靠,当然了小心一点别翻过去最好。


返程时,我们意外发现有鱼上钩,很长的一条,曾经在加勒比也钓到过,肉很柴不好吃,但这次这条被处理的很好,一开始就冰起来一路送到酒店,用辣酱和豆瓣酱炒,非常鲜嫩好吃,同样的鱼,会不会做差别就是这么大。

船上当地大哥大梁哥提前准备了面包和饼干,这真是太明智了,一把面包碎撒下去,海鸥不知道从哪儿就汇聚过来了,而且越来越多,非常壮观。

晚上跟朋友们在中餐馆吃饭,当地李总还带了收藏16年的景阳冈酒,据说是第一批出口过来的,蓝色陶瓷瓶非常精致漂亮。

据说四川航空要开通到巴拿马的直飞航班了,真不错,巴拿马是个不错的地方,治安能保证的话会成为很好的旅游新热点。

2018-3-9干干净净的感觉真好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保养绞盘。之前看别人做过,当时觉得这玩意儿很简单嘛,就是把零件拆除了擦干净,上完油装回去嘛。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看别人做的时候,总觉得这么简单的事还做不好还这么慢,只有自己亲自上手才明白,看着简单只是因为那人够熟练。

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开个栏目:【航海A B Sea】

介绍点关于帆船的知识和经验。第一期:绞盘保养(感觉没什么系统性啊,哈哈)

绞盘是船上最常用的部件之一,因为拉动绳索,纯靠人力是不够的,所以用绞盘一方面更安全,也更省力。但是这玩意儿用的频率高,里面的各种部件之间摩擦很厉害,锁止机构也很容易卡住,必须经常上油保养。

拆装绞盘最大的问题是,里面的齿轮齿盘锁止机构垫片等都长得差不多,有些孔径也都一样,但是一旦位置方向放错了,轻则会多出点什么,严重会损坏零部件。对付几十个零件,再有经验的水手也难免会犯错。英国人教我的一个最基本的技巧就是:打开以后每一层都拍照,装回去的时候对照着装就不会出错了。

拆开之后,除油喷剂喷一遍,布、刷子、牙刷、一字螺丝刀轮番上阵,把所有污垢和旧的润滑油统统弄干净,特别是锁止机构,很容易被油污粘住,必须弄干净才行。之后全部重新涂上润滑油,按着照片装回去,看着照片也研究了很久才都装回去了,各个零件实在太像了。

最后装好外壳,紧固好顶部螺栓,拿摇把试试感觉,嗯果然顺滑了很多,也没什么声音了,反向锁止也正常,完成!

把油腻腻的双手洗干净以后,看着亮晶晶的绞盘,感觉好爽!(处女座的洁癖得到极大满足)

其间,船长也没闲着,把我设计好的杆头给做好了,还调整了太阳能板的角度。在船上生活,不会自己修东西可真不行。

2018-3-8一段恶缘终于结束,路遇精美手工作坊

早上一早就起来了,收拾东西拿上车钥匙,上岸准备出发去拿卫星电话。本来我朋友是不建议我去科隆那边的,说太乱了,有很多黑帮,所以我昨天问了码头老大,说白天去没问题,我就放心上路了。巴拿马到科隆只有一条高速,在高速半中间有个收费站,来往的车辆都在这里交过路费,不管去哪里都是2.3美金。路况还可以,限速110。

下了高速有一段几十公里的山路,很多巨大的减速带,像个土坡一样横在路中央,每次过都几乎要把车停住慢慢过,否则肯定飞起来。路上有很多大坑,所以非常喜欢跟在当地车后面开,能提前避开那些大坑。

最后一段是Portobelo的沿海路,很漂亮,有些小酒吧和民宿,还有古城和大炮,如果没有安全问题,这儿肯定能发展成很不错的旅游景点。开到码头餐馆旁边,随处一停车,看旁边有俩警察,就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警察用熟练但我听不懂的西班牙语表示随便停着没事。真是得学点西班牙语才行啊。

到餐馆很顺利的拿到了我的卫星电话,再次感谢某中国船长的不扔之恩。一段恶缘总算结束了,最糟糕的航海体验也终于画上句号。You will meet with many people in your life,some are good,some are bad,some can give you great help,some just drive you mad,bring you hate,but you just have to take them,take them all,that makes your life colorful and valuable.

高高兴兴往回走,打眼看见一间手工艺品店非常特别,都已经走过了又再折返回去。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跟街市上卖的那些粗制滥造的商品比起来,这里的手工艺品制作精美、艺术感十足,而且有些东西用料更是独特。巴拿马有一种棕榈树,他的果实是乳白色的,大概乒乓球大小,采摘下来以后,多数就发芽了,剩下没发芽的会凝固变干,成为象牙般的材质,太特别了。因为有些贵,我就挑了很少的几样买下来。店里还有一个龙头,店员让我打开闪光灯拍,原来龙的眼睛只有在闪光灯下才会发光,哈哈。

心满意足的回到车上,已近中午,想去找地儿吃饭,这偏远山村的餐厅也是很有规矩的,12点才开始做饭。还好有家烧烤店可以做,5美元一大盒烤鸡和烤肋拼盘。 走的时候花7.75美元买了一大盒打包,晚饭有着落了。

晚上我去买了几瓶红酒,这儿的酒真不贵,西班牙得奖的2004年的酒才27美金。晚餐加上中午的烤肉,一方面庆祝我拿回了卫星电话,另一方面也安慰一下船长先生,估计4月22日是赶不到大溪地跟他女朋友汇合了,他显然有点郁闷,cheer up,depression does nothing help.

2018-3-7官方接见日

今天可以说是一个特别折腾的日子,顺便认识了一大帮官方人士。

之前到达古巴的时候,出码头海关被查到我持有卫星电话,那在古巴是禁止使用的,所以被迫封存在了某中国人的船上。而之后跟这条船拜拜了,就一直等着到巴拿马的时候可以拿回来,本来巴拿马的朋友说替我去拿,结果某中国船长竟然把我朋友也惹毛了,只好还是自己搞定。

今天中午在码头酒吧,意外了解到他们也去了Shelter Bay Marina,就抓紧问谁会去那边。旁边看到一个穿着那个码头制服的老先生,上去一问竟然是码头的领导,一个电话过去让办公人员当场去找,结果说没找到那条船。

我想发消息给这位中国船长,结果他把我拉黑了,他夫人把我删掉了(明明是他们变卦坑我的钱😄),然后想请我朋友给他们发消息,结果朋友说再也不想给他们发消息了……好不容易想起来当时还有个小群,就在群里找到船长夫人,说已经回到那个锚泊的码头了,说放在一个小餐馆里,让我自己去拿,感谢不扔之恩!

距离大概一百公里,得租辆车才行,可是查了也问了,租车行都在机场或市区,不给送到码头来,我就各处问有没有能送来的,很幸运的碰到了这边游艇俱乐部的总经理,大Boss带我到码头酒店去,告诉前台帮我搞定,几个电话过去就搞定了,晚上真的送来一辆还挺新的起亚,一天不含保险47美金,全险65美金。

另外,今天还在酒吧认识了大溪地的旅游推广主管,告诉我们明天会有法国大使到码头来介绍法属波罗尼西亚旅游情况,邀请我们参加。

还有个挪威的骑自行车旅行的女孩,问我明天能不能搭车一程,我说只要时间合适就一起去吧。这姑娘就这么骑着自行车,有时候搭车有时候搭船,准备去南美旅行。

2018-3-6漂亮的码头,修不好的变速箱

今天对方发来报价,光是把变速箱拆下来带回去拆解,就要400美金,这可是最简单的变速箱了,就只有一档、空档和倒档,养一条船的成本可见一斑。

俩人再次来到船上,看到我们已经把楼梯修好了表示很欣慰😄

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变速箱拆下来带回去了,剩下的只有等待。

我们的球帆杆有一个头断了,所以我和船长决定去修理店看一下究竟,顺便看看有没有地方买杆头。

我叫了辆Uber,算是分担一点开销吧,前往另外一个码头Marina Flamenco。这真是个漂亮的码头,一条漂亮的跨海路连接了两个小岛,码头就在两个岛中间,这儿的设施丰富多了,可能因为旁边是游艇和渡轮码头的关系。

到了店里,工人们并没有在干活,但是说已经拆开了,确实是漏油而且齿盘断了,但是没有配件,也非常了解我们的处境(一天40美金的停泊费,加上4月22日前要赶到大溪地),让我们等消息。

好呗,等呗,我们在周围的店里找杆头。跑了两个码头问了好几家店都没有,热晕了的我们决定到酒吧喝瓶冰啤酒,喝着喝着船长说,咱自己做一个呗,说着就拿出纸来画,我也提了点建议,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省钱了😄这算是今天最大的收获吧。

晚上做了酸辣土豆丝卷饼,继续喝酒聊天,这两天几乎是每天一瓶红酒的节奏啊,啤酒已经不计其数,这可是在某中国人的船上无法想象的奢侈,哈哈。

2018-3-5修船季开启

没想到过了运河之后,最重要也是耗时最久的不是航行,而是修船。

在旁观者看来,实现环球梦想就像去郊游踏青,轻松自在尽享美好生活。可现实是,如果你有梦想,并且想要实现它,就必须做好一切最坏的打算,而且要在一切出乎意料糟糕的情况发生时还能撑得下去。否则,梦想就只是空想而已。

修船季自今天开启,看来得持续一段时间了。今儿我们早上跟另一条船的朋友一起出门去找修船的地方。一上车,出租司机就很热情的问我是不是中国人,路过唐人街的时候还一个劲儿跟我说这儿都是中国人。可不是嘛,整个巴拿马人口才300多万,中国人占了1/10,其中有7成是广东人。

另外船上的人找到了他们要找的店,我们却没找到,回到码头,船长在某个工人穿的T恤背后看到维修电话,就叫住那人对着他背后把电话拍了下来,广告衫还是有用的啊!

立刻打电话,请工程师上船来看一下。来了俩人,一个很瘦,一个超胖,瘦的是助手兼翻译,胖的才是高手……胖工程师从甲板下来的时候,竟然把楼梯踩破了,我估摸着至少得300斤吧,但人家很敬业,几乎是卡在发动机边的过道仔细检查,把发动机启动检查,前进,后退,前进,后退,检查了半个多小时,断掉是漏油,而且胖高手说听声音有个齿盘坏了,不愧是高手。

俩人说会给我们发报价,接受的话明天来拆。等他们走后,船长很无奈的拿出钻头研磨机角铁等等一堆工具,说咱修楼梯吧,要有条船真得什么都会才行啊,我们在角铁上钻出螺丝孔,在楼梯上也打好孔,把长螺丝栓进去,还把多余的螺丝给锯掉以免撞上受伤。一切搞定已是傍晚,为了安慰一下船长,我做了肉末芸豆配米饭,俩人乘着夜色清风喝酒聊天,结束了忙碌的一天。

2018-3-4穿越巴拿马运河

说起巴拿马,可能绝大多数人,包括之前的我自己,也就只知道个巴拿马运河了,毕竟称得上是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与美国金门大桥、帝国大厦齐名的,而且也是世界三大运河之一(另两个是京杭大运河、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联通了大西洋(加勒比海)和太平洋,比起绕道南美洲的合恩角,那可是省了好多路,所以也算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运河了。

这条运河其实早在1534年,还被西班牙人殖民统治的时候,就已经勘探过,那时候叫巴拿马地峡,1814年西班牙人本来都打算动工挖运河了,结果拉美战争开打就没下文了。哥伦比亚政府管辖巴拿马的时候,跟美国做了一系列交易,美国也在1850年先修了一条铁路贯通两大洋,直到1914年,终于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把巴拿马运河给修好了,从此美国躺着收钱。

通过不懈努力,巴拿马政府终于在1999年最后一天完全收回了运河管辖权,并且斥巨资拓宽,修建了更宽大的船闸,以便可以通过日益庞大的货轮。

巴拿马总体上是个东西走向的国家,运河基本上就是从中间贯穿南北。北边是加勒比海,有一个三层的船闸,船依次进入船闸,一层一层的上升,最终升高26米进入高通湖,通过人工挖凿的河道,开到南边的船闸,先进一道船闸下降9米,再往前开两公里,进入另外两层船闸,下降16米左右,“青铜门”(船闸)一开,就进入太平洋了。整个距离也就五六十公里,小船快的话早上从北边进船闸,中午就能出船闸到达太平洋,不过大型货轮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进出船闸都必须小心翼翼的。

过运河可不是交了钱就行,人家可牛着呢。首先要排期,我们的船已经等了三周了,才安排今天通过。费用当然也是不菲,普通帆船过一次运河得两千多美金,货轮要过运河动不动就上百万。

按照规定,小船过运河,必须有一名领航员,有四个轮胎保护,至少四个船员(我们都觉得没必要,也许就是为了促进就业吧)。而且你还得保证他们吃好喝好,据说有的船没给准备好吃的,领航员就直接打电话给岸上要求送饭上船,竟然收了船主340美金,真是欲哭无泪啊。当然如果你是找代理搞定这些事的,代理会跟你讲清楚这些的,我们大概花了30美金就伺候好了这帮老爷们。

因为每次过运河都会消耗大量的水,所以要求尽可能一次让更多船过去,我们是跟另外两条船绑在一起过的。

进入每一层船闸后,都会有人从两岸扔条绳子过来,绳头上系了一个小球,他们叫这个小球monkey fist,船上的人接住小球把绳子跟船上的缆绳系在一起,这样岸上的人就可以把缆绳拉到岸上挂住,四条缆绳挂住四个角,把船固定在船闸中间,以免水涨落时撞到岸上。经过这一次运河之旅,我已经成为合格的monkey face接球手😄

有的船闸闸门还要过车和人,所以每次船闸打开关闭的时候都很有意思。

最有意思的还是进入太平洋前最后一个船闸,左岸是个观景楼,大批游客在那里等着船过运河时拍照,还有解说员会从船闸上边走边讲,而我们,就成了被参观对象,进闸去水开闸出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游客记录在他们的相机和手机里。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视角,当闸门打开看到太平洋的一刻,我就觉得像盗墓笔记话剧里,“青铜门”打开的那一刻,激动、好奇、兴奋、期待。

出了运河,我们来到Balboa游艇会锚泊,这次比较大的问题是,过运河的时候发现变速箱漏油,必须找人来检修,看来下一程的计划要延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