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26 会自己开的船

早上起来给老婆打了电话,船上有iridium Go,手机连接后可以发邮件打电话,船长很大方的让我随便用,别发图片就行,哈哈。

今天重新进行了垃圾分类。按照加拉帕戈斯的规定,要用蓝色垃圾袋装可回收垃圾,瓶瓶罐罐塑料制品等,有机垃圾用 ,其他不可回收垃圾用黑色塑料袋,而且建议自己带走。

还仔细阅读了两个码头的停泊说明。船舶入境加拉帕戈斯都需要找代理机构,不仅要付岛上的各种费用,还要付代理费,而且很多事情都要看码头官员的心情。

我们现在已经在季风的推动下前进,风向稳定多了。下午练习了一下球帆杆换舷,船长还是很负责任的,要求我上前甲板之前要穿救生衣。练习很顺利,但是球帆杆头的卡扣不好用了,我们就把球帆杆整个放下了,拆开上油然后解决了打结的地方,终于好了。

傍晚做了干锅土豆片,吃完饭船长教我如何不用舵,单靠前帆和主帆控制航向,我之前在澳洲学过,但是没太多练习机会,这下好了,整个晚上值班的三小时够我玩的啦,哈哈,爽!

【航海ABSea】

由于帆船靠龙骨来抵消横向的力,但主帆靠后,前帆在首,所以风同样从一个方向吹来,在前帆和主帆上的横向的力作用点是不同的,而且是相反的,如果是左舷迎风,前帆上的力会把船推向右边,主帆上的力会把船推向左边,利用这一点,想让船向左偏就放松前帆收紧主帆,反之则收紧前帆放松主帆。

但即使调好了帆,航向还是会左右摇摆的,只不过把舵锁住在中央位置,航向只会在一定区间内摇摆,而且会慢慢回来的,很好玩。这样还一个好处,就是舵上的压力非常小,自动舵也可以不用了。局限在于只能迎风的时候用,横风就用不了了。

理论上很简单,其实跟每条船的设计很有关系,可能会差别很大,要不断的试才能摸清楚某条船的脾气。

2018-3-25 风来了,行程过半

一点值班,船长已经关了发动机,用前帆和主帆支起了goose wing,借着东风慢悠悠的向正西行驶,地速只有四节左右,但也比轰隆隆的发动机舒服多了。

有只海鸟一直围着我们的船转圈,发出咳咳咳的叫声,开始以为它要在船上休息,可它似乎只是来转圈的,一转转了半个小时。

一只小乌贼跳上了甲板,只有橡皮大小,可怜的小家伙。发现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但还是把它扔回海里进行了海葬。

夜里两点半,风向变了,东南风,风力也好了很多,我把主帆换到另一边,换了另一边的保护绳,松掉了running backstay,航向也恢复到西南235度左右,船速6节左右,舒服多了。

为什么之前的我会经常半途而废?想得到一样东西或者想做成某件事,总是很容易的,很多人都想要见到外星人,但就像我特别讨厌蟑螂,如果来一个两米高的蟑螂星人,伸出那些触角要跟你来个贴面礼,我会接受吗?梦想和实现梦想其实是两码事,梦想总是美好的,但一旦面对现实,看到现实中实现梦想所需要经历的痛苦和挫折,以及各种各样跟想象中不一样的事情,多少人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有人觉得在海上航行数天甚至数周肯定是无聊透顶的,其实我觉得靠岸就是休假,而在海上航行就是上班,而且是12小时工作制,没有周末不得请假,值班时如果你选择就坐在驾驶舱的垫子上,顶着烈日看着大海发呆,那一定是无聊透顶了,就像有些工作整日就是坐在办公桌前重复着最基本无趣的任务一样,可以偷偷上网购物聊天刷朋友圈,但时间久了一样会觉得寡然无味。一天里充满希望意义非凡的时间也许就只有一瞬,也许是任务完成时领导一句赞赏,也许是发奖金的那一刻,也许是喜欢的人深情的望了你一眼,也许是排队三小时吃到了美味的一餐,这让人兴奋的时间也许只有10分钟,但一天里剩余的1430分钟是否就是无聊呢?我不这么认为。生活不就是这样嘛,有开心有失落,有如意有失意,有平淡有惊喜,每件事都是如此交替发生着,有句话说自己寻开心,事情本身没有开不开心之分,只有你是如何看待它才有了分别,在平淡中发现更多的美好,每天多10分钟的开心,一年可就多了60多个小时的幸福呢。

人变懒了,在海上呆时间长了,人真的会变懒的。前帆用球帆杆撑着,本来是为了goose wing用的,但现在跑横风,本应把球帆杆撤了,能调个好角度,但是,水壶离我1米远,都懒得过去拿,球帆杆离着5米远,真的好远啊,哈哈。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了两个小口子,哈哈。

因为三小时值班制,每次休息其实只能睡2个半小时左右,从第一天睡不着到现在已经是倒头就睡。晚上船长做了豆子馅卷饼,每人两罐啤酒庆祝行程过半。有五六条海豚也从我们旁边游过,跟我们一起庆祝。

为了节约用水,用海水洗了个澡,开始闻起来自己像条鱼,但其实洗完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区别。

今天是火烧的3周岁生日,祝他生日快乐🎉

晚上船打扰到一只在水面上休息的水鸟,害她扑腾扑腾的闪着翅膀躲开了,我连连跟它道歉。

【航海ABSea】

夹绳器卡住了怎么办?

如果是一边受着力,另一边没受力,夹绳器就很容易卡住,这时候硬掰很容易损坏夹绳器,而是应该把不受力的一端绕在绞盘上慢慢加力,两边受力平衡后夹绳器自然就打开了。

夹绳器夹不住怎么办?

有时候夹绳器里面脏了或者不灵了就夹不住绳子,所以锁上以后,最好拉一下另一端试试夹住没有,如果不行就打开夹绳器,把小舌头拉几下,让它自己恢复原状,再锁上一般就好了。

2018-3-22 出发,目的地:加拉帕戈斯群岛

早上起来趁着还凉快就干了好多活儿,把主帆升起来,缩帆绳理了一下,把球帆杆头上的锁扣润滑一下,把绳索理了一下,上岸打了桶水。十点半维修工姗姗来到,拿了个西瓜大的玩意,从迈阿密寄来的变速箱,就这东西害我们在巴拿马多呆了俩礼拜。

七下五除二装好了,一试发现反了,挂前进档竟然后退,又重新研究改,好事真是多磨啊,终于下午两点修好了,测试也没啥问题,船长立马决定出发,今儿就走,一天也不等了。

我们拿好护照文件去岸上,交了停泊费,去海关办离境手续,结果海关说我们缺少一个文件,打电话给运河的代理,说让我们去另一个码头办,而且四点就下班,这时候已经三点半了。抓紧叫了出租车去码头,找了海关让我们去另一个办公室,到了那个办公室,又让我们先去另一个办公室复印文件,时间已近四点,终于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海关的办事员也先把我们的护照拿去盖了章,审核文件的也随便看了一下就搞定了,看了来的晚也是有好处的。办完手续就安心的回了船上,开到浮桥去加满了水和油,然后开启了正式的旅程。

晚上做了碗西红柿鸡蛋面,然后开始升帆,因为要走正顺风,所以用两个前帆做goose wing,比球帆好控制,关了发动机,自动舵一开就舒舒服服的开始值夜班了,船的地速有6-7节,相当不错了。我们三小时一轮班,今晚我值7-10,船长10-1,我再值1-4,船长4-7。我很乖的穿好救生衣,挂好安全绳,享受清凉的夜晚。

【航海ABSea】

跟汽车不一样,船的速度有两个,船速和地速,船速就是单纯船的移动速度,地速是船受到海流潮汐的影响,相对陆地的速度,因为陆地不会动,所以车的地速就等于车速,而船在海上行驶,海水是流动的,顺流航行就会加速,相反逆流就会减速。

2018-3-10在巴拿马跟中国朋友们出海兜风

今儿跟朋友约好,去他船上玩,还有另外一帮中国朋友一起,真是热闹。

今儿有点阴天,而且没什么风,好处是不会太晒。船上只有我和我朋友懂船,我尽量抽空给朋友们解释为什么帆船可以逆风行驶。


【航海A B Sea】

很多人都觉得帆船是靠风在背后吹着帆前进的,有句祝福的话不是说嘛:一路顺风。

古代的帆船确实是只能顺风行驶的,也就是风从后往前吹,推着帆船前进,但后来人们利用伯努利原理,也就是跟飞机机翼一样的原理,当逆风行驶的时候,让前帆和主帆之间形成狭窄通道,使风流过时加速,帆两侧风速不同产生侧向的推力,侧向的力可以分解成横向和向前的力,而船底的龙骨靠水的阻力,抵消了横向的力,就剩下了向前的力,使船向前行驶。

但船帆高于水面,龙骨在水底下,所以这个横向的力还是会有效果的,那就是使船向一侧倾斜,所以帆船行驶时一般都是侧倾着的,为了抑制这种侧倾,船员一般会坐到向风那一侧把船压平一点。

有人说风大的话不会翻吗?我曾经历过大风天,侧倾到船舷整个没到水里,海水哗哗的冲到甲板上。但我们完全不担心会翻,因为现代大帆船的设计,一般来说船侧倾100-120度都能自动翻转回来,也就是整个横着倒进水里还能回来,而且因为惯性,就算倒栽葱了还是会从另一边翻回来的。小帆船比较困难因为船身太轻了,双体船和三体船翻了以后基本上翻不回来了,所以远洋航行用单体船更安全可靠,当然了小心一点别翻过去最好。


返程时,我们意外发现有鱼上钩,很长的一条,曾经在加勒比也钓到过,肉很柴不好吃,但这次这条被处理的很好,一开始就冰起来一路送到酒店,用辣酱和豆瓣酱炒,非常鲜嫩好吃,同样的鱼,会不会做差别就是这么大。

船上当地大哥大梁哥提前准备了面包和饼干,这真是太明智了,一把面包碎撒下去,海鸥不知道从哪儿就汇聚过来了,而且越来越多,非常壮观。

晚上跟朋友们在中餐馆吃饭,当地李总还带了收藏16年的景阳冈酒,据说是第一批出口过来的,蓝色陶瓷瓶非常精致漂亮。

据说四川航空要开通到巴拿马的直飞航班了,真不错,巴拿马是个不错的地方,治安能保证的话会成为很好的旅游新热点。

2018-3-9干干净净的感觉真好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保养绞盘。之前看别人做过,当时觉得这玩意儿很简单嘛,就是把零件拆除了擦干净,上完油装回去嘛。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看别人做的时候,总觉得这么简单的事还做不好还这么慢,只有自己亲自上手才明白,看着简单只是因为那人够熟练。

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开个栏目:【航海A B Sea】

介绍点关于帆船的知识和经验。第一期:绞盘保养(感觉没什么系统性啊,哈哈)

绞盘是船上最常用的部件之一,因为拉动绳索,纯靠人力是不够的,所以用绞盘一方面更安全,也更省力。但是这玩意儿用的频率高,里面的各种部件之间摩擦很厉害,锁止机构也很容易卡住,必须经常上油保养。

拆装绞盘最大的问题是,里面的齿轮齿盘锁止机构垫片等都长得差不多,有些孔径也都一样,但是一旦位置方向放错了,轻则会多出点什么,严重会损坏零部件。对付几十个零件,再有经验的水手也难免会犯错。英国人教我的一个最基本的技巧就是:打开以后每一层都拍照,装回去的时候对照着装就不会出错了。

拆开之后,除油喷剂喷一遍,布、刷子、牙刷、一字螺丝刀轮番上阵,把所有污垢和旧的润滑油统统弄干净,特别是锁止机构,很容易被油污粘住,必须弄干净才行。之后全部重新涂上润滑油,按着照片装回去,看着照片也研究了很久才都装回去了,各个零件实在太像了。

最后装好外壳,紧固好顶部螺栓,拿摇把试试感觉,嗯果然顺滑了很多,也没什么声音了,反向锁止也正常,完成!

把油腻腻的双手洗干净以后,看着亮晶晶的绞盘,感觉好爽!(处女座的洁癖得到极大满足)

其间,船长也没闲着,把我设计好的杆头给做好了,还调整了太阳能板的角度。在船上生活,不会自己修东西可真不行。